最新信息
数据加载中...
茶坑石雕刻技艺(省级、传统技艺)
发布时间:2014-01-01

一、项目简介

据《恩平茶坑砚石记》、《履园丛话》、《恩平县志》、《恩平县志补遗》等历史文献记载,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起源于清朝嘉庆年初,流传至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是基于独特的恩平茶坑石石材与中国文房四宝文化相结合而产生的传统手工技艺,是恩平市独特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

恩平地处广东省南部,珠江三角洲西南端,建县始于东汉建安二十五年,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距今已近1800年,是广东省著名侨乡之一。恩平茶坑石在历史上又称恩平石、茶坑砚石、恩州奇石,形成于寒武系地层,属凝灰质板岩,资源丰富。它材质独特,色彩斑斓,俏形俏色,纹理极其丰富。清朝著名学者阮元喜其“形色俱佳”而随石之形雕成砚山,并被书画名家谢里甫太史喜爱而随石点缀,遂石以画传,一时被充贡品。清末和民国期间,茶坑石雕刻技艺虽然一直在民间流传,但不断式微,至文革期间掀起了群众性学艺高潮,改革开放后郑缵浓传承并创新技艺。经数代传人对工艺的传承、创新和对传统工具加以改良,突出了“重皮顺纹俏色”的工艺特色,风格鲜明而独特,融古汇今,自成一家,至今已在工艺美术界占有一足之地。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的传承和发展先后被四十多家新闻媒体关注和报道,其工艺品也被作为政府礼物赠送外宾,被海外华人华侨誉为“故乡艺术”,在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广东省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展、广东民间工艺精品展等评比和展览中屡获金、银奖,其中《君子》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

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和历史见证,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科学、历史和文化价值,特别是对树立文化品牌,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具有很好的科学借鉴意义。

二、历史渊源

一、恩平茶坑石的形成历史

根据广东省地质测试研究中心19971217日《岩矿鉴定报告》(97年(岩)37批)(附件一:《岩矿鉴定报告》)和恩平市国土资源局《恩平市地质地貌概况及成因》记载:“五亿年前,由于地球产生了多次造山运动,火山活动频繁,地核中的岩浆不断地沿着地壳的裂缝往地面喷发,给地球的表面带来了大量的火山灰尘,这些微粒灰尘随着流水的搬运作用,不断沉积在浅海湾,并在氧化还原的环境作用下,经过漫长的地质年代,形成了沉积岩石,在热液变质作用下,岩石中的矿物质重新结晶并作了定向排列……茶坑石属凝灰质板岩,岩石由凝灰物质(火山灰)、泥质、炭质和长石、石英、云母等矿粉质组成,其粒径均在0.010.03mm之间,岩石呈紫、灰、绿、红等多种颜色及彩色条带……”。

岩层分为三层,第一层为水草纹层,以下为绿脉矿带,再下就是彩纹层。岩层特征十分独特:在风化层以下海平面以上的岩石多为水草纹,纹多色深,纹络如草如树,每一块岩片就像一幅素描山水风景画,茎叶分明,粗细有致,排列成序(如图一),开采下来,不事描摹,已成画。恩平市恩州奇石公司出品的“茶坑石原石挂画”摆件就是用这些片岩稍事装饰而形成的。海平面以下5米,是绿脉矿带,岩片多为绿色,有浅绿、深绿、黄绿、翠绿、火捺绿、玉绿等十多种,绿得细腻,绿得温韵,触摸如肌如镜。以此料雕成的竹子,特别有生趣,型佳色翠,天然本色,无雕琢之痕(如图二)。再往下,则为彩色矿带,岩石多为紫、灰、红、黑、黄等色,纹理丰富。《恩平县志补遗》(附件二,民国十六年出版,现存于广东省博物馆)引用清朝阮元《恩平茶坑砚石记》(附件三)记载:“……或黄如霜叶、或红如榴皮、如燕支、或绿如蕉叶、如苔钱、如荇带、如蛛丝、或皱如松皮、或斑如虎皮、或青绿如古彝器、剖之其中或一黄龙纹、如汽水之流、或有绿纹、如绳线之结、或青绿数层相叠……”

二、 恩平茶坑石的开采历史

茶坑石(又称恩平石,茶坑砚石, 现称恩州奇石)的开采始于清朝嘉庆(公元17961820年)年初。据《恩平茶坑砚石记》(作者阮元,1764-1849,字伯元,乾隆进士,官至湖广、两广、云贵总督,体仁阁大学士,平生精研经籍,学识广博。在史馆倡修《儒林传》,在广州创立学海堂,在杭州设诂经精舍。曾校刊《十三经注疏》、篆刻《皇清经解》、主编《经籍纂诂》,是清代著名学者。著有《研经室集》)、《恩平县志》(清道光五年,附件四。民国二十三年四至五卷,物产篇,第四十八页,附件五)、《恩平县志补遗》(民国十六年)等历史文献中记载:“岭南县南、二十余里溪尽处、入山又二十余里、有岩曰茶坑、产石、嘉庆初,山民始掘之……”据考查,矿场现尚存有清代矿口的遗迹,长80米,宽130米,高23米(如图三)。

据恩平市外经贸局《恩平对外贸易大事记》显示,1972年至1975年期间,茶坑石被规模性开采,作为原材料通过恩平横板或开平二轻码头船运出口日本。但由于矿场地处偏僻,山路崎岖,开采和运输极度困难,开采者渐以便于开采的青刀石(俗称磨刀石)冒充茶坑石供货给日方,日方遂中止交易。

1974年,恩城镇东区衣架厂上马墨砚车间,采茶坑石为原材料,生产墨砚出口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和地区,至1983年因市场不景而停产,前后共产墨砚14万只(《恩平县志》,2004年,第十一章,工业,第276页)。

1985年,时任广东省地质局704队地质工程师的郑缵浓(1946——2004,祖籍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第二代传人),根据雕刻师傅梁文(茶坑石雕刻技艺第一代传人)生前的讲述,参考《恩平县志》等文献资料,寻到清代矿口,决意承包开发,次年,与有关部门签订承包合同,开发茶坑石,2004年郑缵浓病故,其传承人延续开采至今。

三、 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的起源和发展历史

(一)起源于清朝嘉庆年初,距今220多年。

阮元在《恩平茶坑岩石记》记载:“……嘉庆初,山民始掘之,持之端州,砚工见之,始采为砚,以冒端州石……而砚工必去其异者,以冒端岩而不自立名也,爰命砚工买石留其形色,而琢为砚,且记之”。阮元见茶坑石“种种形色”,但“(端州的)砚工必去其异者,以冒端岩而不自立名也”,所以“命砚工买石留其形色,而琢为砚”。此记录证明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起源在清朝嘉庆年初,创始人正是阮元。

《恩平县志补遗》又记:“兰修按、茶坑石不见纪载、自阮仪真师极称之、始以名著、尝视余二砚、一背有青绿纹、刻为山水、题苏诗云、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一砚心有螺纹、旋至二三十重、其细如丝、浅碧色、其外纯紫色、俱异品也、又赠余一砚、背刻云林小景、石之赭、叶之黄、水之碧、皆自然本色、时谢里甫太史善画、亦喜为之随石点缀、各有生趣、由是石以画传、近且以充贡品矣、大抵茶坑石质燥、扣之作金声、发墨而损毫、若择其纹之佳者缕作砚山亦雅品也。”由此观之,阮元拿出了三块茶坑砚,两块给其观赏,一块送给他,三块的色彩、纹理均十分独特。

清代学人江藩(17611830)在《端砚记》中记录了阮元开创把恩平茶坑石雕成砚的事件:“恩平坑,石出恩平,色类龙尾坑,又名茶坑,茶山所产也,石璞外层五色斓斑,阮伯元制命工刻为砚山,有霜林一幅,丹黄相间,极为工致。”(见《中国石砚概观》,2005年,胡中泰编著,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第4546页之《二十五.恩平砚》)。

据清人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记载:“……近日阮云台宫保在粤东,又得恩平茶坑石,甚发墨,五色俱有,较端州新坑为优,此前人之所未见。”

 《中国名砚.地方砚》(关键著,20109月,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五.地方砚赏析第154页)收录了“清代卵形恩平石砚”:长25厘米,宽16.5厘米,高2.5厘米(如图四)。

由上述记载可以看出,茶坑石雕刻技艺的出现,得益于其与众不同的“形色”,因为其形色独特而令阮元怒其“不自立名”,于是“琢为砚”,自此开创了茶坑石雕刻技艺的历史。虽然清嘉庆时的砚石雕刻技艺已经很鼎盛,但因茶坑石作品的独特性,又出自名家之手,顾一现世就引起了关注,才被多种述著记录下来。

在多部史料文献中,均提到恩平茶坑石冒充端砚石的历史事件,指的是“端砚老坑岩竭而不复采”而开发新坑,恩平山民开采出茶坑石拿去端州,端州的砚工“去其异”,即剔除石材中与端砚石不同的材质,再作为端砚石使用,而不是冒充端砚的工艺。(详见《端溪砚史》,《恩平县志》等)。

(二)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的流传历史。

在清朝起源并被充贡品,传播甚广。茶坑石雕刻技艺自一形成起,就因以依茶坑石的纹理和色彩“因石施艺”形成了其独特性,并以其独特性成型和流传。“石以画传,”证明其纹理、色彩丰富,才能配画或成画,雕刻出来的作品“皆自然本色”,极具自然美,故而达到了“近且以充贡品矣”的品质,可见其雕刻技艺之高和传播的盛况,也可见其技艺之高得益于阮元、谢里甫太史等名师。

于清末和民国期间在民间流传,日渐凋落。因受到中国四大名砚的名气影响和未形成品牌等原因,茶坑石雕刻技艺未能像中国四大名砚那样大放异彩,但在民间却有不少的爱好者“喜而习之”。据《广东死事三将军》、《四朝成仁录》、《恩平县志》等史料记载:著名的抗清将领王兴,出生于恩平蓝坑村(茶坑隶属于蓝坑村,茶坑旁边的龙山是王兴起义的练兵场遗址之一),王兴起义“事与雎阳,今古为烈”(王兴墓碑文),失败后,溃散的部下部分聚居于蓝坑开枝散叶,后代多“躬耕雕砚不侍朝”。龙山就在茶坑的入山路旁,茶坑石的开采运输必经过此地,蓝坑人因天时地理便捷顺理成章地学会了茶坑石雕刻技艺。后来,因人口迁徙等原因,蓝坑人后代多改行从事建筑雕饰、印章雕刻等职业,茶坑石雕刻技艺日渐凋落。

文革期间闪现群众性学艺高潮,改革开放后转为家族传承,传承艰难。据茶坑石雕刻技艺第三代传人吴辉英回忆及《郑氏家谱》、《歇马梁氏族谱》记载,第二代传人郑缵浓的师傅梁文(1910——1984),1910年出生于恩平歇马村(歇马村被称为“举人村”,喜文习武之风甚浓,历代登记在册的功名人士有250多位),受“竹升量米也要供子读书”的祖训和歇马村好学氛围所影响,好学并喜爱文房四宝,拜私塾先生为师学习墨砚制作,并将墨砚供给村中子弟求学之用,所取砚材就是茶坑石。梁文娶妻郑意(郑缵浓的姑姑)后,于1938年左右携妻远渡重洋到婆罗洲谋生,1943年回到香港,重拾制砚手艺并开店经营文房四宝,赚得颇为丰厚的家产,因无儿无女,于1978年回到恩平定居。梁文深谙技艺傍身的重要,于是传授内侄郑缵浓茶坑石雕刻技艺,后来叫上师弟梁海一起传授。在“文革”期间,因恩平的学毛著活动被树为全省的样板,书写毛主席语录成了学毛著的必备程序,砚台一时供不应求,管辖歇马村的胜航公社(现圣堂镇)宣传干事得知梁海有雕刻砚台的手艺,于是令梁海带人赶制。梁海叫铁匠打制一批雕刻工具,给生产队员使用,并令其现学现产,生产出一批砚台以供急用。后随着全省各地前来学习取经的团队不断增加,生产队员手工雕刻满足不了需求,于是,恩平县学毛著工作组令恩城镇东区衣架厂上马墨砚车间,以梁海为技术负责人。梁海则在指导生产的同时,专门雕刻既有实用性又有工艺性的砚台,送给各路取经团队,作为“学宝传宝”的传宝工具。梁海雕刻的“为人民服务砚台”(如图五)大受欢迎,一时被尊称为“大师傅”,被众多群众拜为师,掀起了群众性学艺的高潮。而郑缵浓则被茶坑石的美所深深吸引,对雕刻技艺表现出由衷的热忱,又因他年轻好学,加之地质专业毕业背景兼喜玉石雕刻,天赋和领悟力特强,梁文于是令郑缵浓潜心钻研技艺,并资助他开店经营珠宝玉石,以资生活。也正是玉石经营,才得以筹集维持技艺传承的资金。

(三)恩平茶坑石雕刻技艺的工艺发展历史。

茶坑石雕刻作品自清朝嘉庆年间闪现曾作为贡品的辉煌, “文革”期间,因政治因素掀起了群众性学艺的热潮。梁文把技艺传授给郑缵浓,郑缵浓则把工艺加以研发,不断创新。

《中国石砚概观》之《二十五.恩平砚》中记载:“现代恩平县仍有以恩平石(茶坑石)制砚,并以恩平砚称之。但更多的恩平石已用于雕琢茶壶、茶杯和各种石雕工艺品,从而独立门户,自成一家。”随后附录了《现代古币恩平砚》“长31厘米,宽23厘米,高4.5厘米。黄绿色,石质润腻,随石之形,中间开一砚堂,四周刻各式古币于泥土内外,还有显露半截装古币的陶罐……”(如图六)。从此中可以看出茶坑石雕刻技艺的两大特征:一是传承石砚文化的传统,二是坚守茶坑石雕刻技艺“随石之形”的技艺传统。

郑缵浓于1986年承包茶坑石矿场后,耗费数十万元和十年之久的时间,做好勘测、鉴定、调研等基础性工作,直至1998年注册恩平市恩州奇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州奇石公司或公司),以公司形式纵深研发茶坑石雕刻技艺,并把茶坑石以“恩州奇石”称之(恩平自公元220年建制以来多次称为“恩州”)。对郑缵浓的研发,《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中央七台、中央四台、凤凰卫视、广东电视台、香港翡翠台等四十多家新闻媒体前后作了新闻报道或专访(见附件六)。其中《人民日报》2000316日以《貌不惊人的石头在郑缵浓手中成“恩州奇石”——识石为“金”》、《南方日报》1999115日《变石为宝——郑缵浓开发“恩州奇石”的故事》、《广东科技报》2000330日《慧眼识宝 恩平之宝——“恩州奇石”的开发过程及其主人翁的故事》、《羊城晚报》2000413日《一家子点石成“金”》等为题作了报道。这些报道中,都提到了郑缵浓为了传承和研发茶坑石雕刻技艺,花光了多年经营玉石的利润和全家的积蓄还矢志不移的感人故事。

郑缵浓的研发之路十分艰辛。在成立恩州奇石公司之初,提出了公司奉行至今的“三令”。一令:严禁以炸药、大型机械开采茶坑石;二令:(技艺)必须坚持和倡导传统文化;三令:必须坚持纵深开发,以市场养活传统技艺的传承。由于市场尚未开发,矿山的维护、开采费用成为传承沉重的负担,导致他投入了全副身价外还负债经营。为了维持技艺的传承,郑缵浓传授妻子吴辉英(茶坑石雕刻技艺第三代传人)雕刻技艺,还动员已在国企或行政单位上班的郑丽燕、郑丽莲、郑丽娜三位亲生女儿放弃稳定的工作,跟他学艺,吴辉英动员外甥林志明放弃广州的舒适生活,来到恩平,投身到雕刻技艺的传承中。茶坑石雕刻技艺第三、四、五代传承人秉承郑缵浓对技艺的追求,潜心钻研,努力开拓,在坚守茶坑石传统雕刻文化的基础上,纵深开发,融入时代的审美需求,形成了茶坑石别具一格的雕刻艺术,并借助现代的媒体平台,积极推广,使到茶坑石工艺品和日用品名声鹤起。20125月,由林志明创作的恩州奇石作品《君子》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如图七);201012月,砚雕《知足常乐》、《雄风》分获第十六届亚洲运动会组织委员会赛时文化活动工艺美术展览金奖和银奖(如图八、九);200911月,由林志明设计的《开平碉楼》荣获“开平碉楼杯”全国旅游纪念品设计大赛金奖(如图十)。另外,获得国家、省、市或行业协会各类展览或评比金、银奖的数十件。

 

三、主要特征

一、石品独特,工艺表现丰富

阮元在《恩平茶坑砚石记》中记载:“……恩平石无鱼脑青花、而石中有黄龙、火捺、绿眼又多绿脉或纵横相交、此则端砚所少矣、端州新坑润而不发墨、恩平石虽不及老坑大发墨胜于新坑、恩平石外又有包皮裹之、或黄如霜叶、或红如榴皮、如燕支、或绿如蕉叶、如苔钱、如荇带、如蛛丝、或皱如松皮、或斑如虎皮、或青绿如古彝器、剖之其中或一黄龙纹、如汽水之流、或有绿纹、如绳线之结、或青绿数层相叠、种种形色、与端岩大异”。因为茶坑石产于寒武系地层为凝灰质板岩,故有上述独特之处。

茶坑石除了颜色、纹理丰富外,随着岩层分布的不同其石品也不同,这也是独特之处。如前述,它分为水草纹层、绿脉带和彩纹层,每层的石品都各有特色,颜色不一样、纹理不一样、金属元素不一样、摩氏硬度也略有不同。更为独特的是茶坑石自成形状,如阮元所说茶坑石“积万小戴土成大岩、块块碎沥不相连属、采之者如拆壁掘地而得砖、或重数十斤,或重数十两”,岩体不是一整块的,而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开采出来就具有各种形状,如虎盘山林仰天长啸、如山林秋景静谧安详、如青翠硕果令人垂涎,还有如瓜如果如螺如笋等等,应有尽有。如此丰富的石品,实属难见,给茶坑石的工艺表现带来了无限的空间,或松林小景、或农家田园、或大漠风沙、或春花秋色、或湖光山水样样皆宜,要表现写意人生、旅途偶得、心头兆结、福禄前程,必有一件适宜。

二、工具独特,风格自成一家

独树一帜的肩铲,催生出别具一格的雕刻技法,产生自成一家的工艺风格。肩铲借助全身的力量,依托肩部的厚实,力度能够保持前后一致,刻面或线条自然流畅光滑。右手扶管,拇指与食指稳定方向、调节深浅,并借助站姿的转向和虎口的灵活,下刀稳而准,一推而过,力求一次成型,这样雕出来的线条观管与手工刻刀的观感自然不一样。由于茶坑石雕刻的大样基本是由肩铲完成,整个工艺品的风格虽然经过精修,但那种流畅、平滑、光洁的风格依然清晰在目。

三、重皮顺纹俏色,因材施艺

充分利用茶坑石石皮凸显作品主题是茶坑石雕刻工艺与众不同的特征。在许多砚石工艺中,石材的皮层往往因工艺的需要在开璞时被去除,或者因为是坑洞开采或凿壁开采,无法保留石材完整的皮层,导致石砚基本没有皮的。茶坑石的设计、雕刻则相反,十分重视石材的皮层,因为皮层有多重黄色,并随着雕刻的深度不同而层次分明。从很多作品中可以看出,皮层在整个工艺表现中占有比较重要的位置。如古币的锈迹、霜染的树林、远山秋色、大漠风沙、谷穗的金黄、衣襟的黄缎、黄土的暗红、宫廷的华丽、动物的毛色等等,这些自然的色泽如此质朴真实、生动精彩,实在是妙不可言。可以说,皮层在整件作品的工艺表现中起着聚焦、生色、凸显主题的作用。

“顺纹而为”是茶坑石设计和雕刻的主要工艺特征。茶坑石的纹理是石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粗略统计,纹理超过50种,主要有:虎斑纹、龟背纹、水果纹、水草纹、金线、绿带、黄火捺、绿火捺、田螺纹、彩云纹、荷叶纹、年轮纹、苍枝纹、碳化纹、积木纹、沙漠纹、笋节纹、涟漪纹、眼纹,汉字纹、字母纹等等,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块纹理。如“水果盘”中的水果,稍不留意,你会以为是印刷上去的,待你细察后,会怀疑是不是水果化石。又如“壶中壶”,纹理形成的图案就是一个有嘴有把的茶壶、“杯中杯”的图案就是一个俏形俏色的杯子,“二千年”套杯中的“二”、“千”、“年”字样清晰可辨,真可谓天地造化、物萃天工。如此丰富的纹理,又形成了茶坑石雕刻的另一个工艺特征:顺纹——设计思路要顺着纹理特点,雕刻要着重显现纹理特点。因为纹理稀有重复,一旦破坏就无可挽回,只能望纹兴叹了,所以,“观纹察色”是很考眼力和艺术修为的,是茶坑石设计和雕刻的工艺特点和精髓所在。

“俏色”是茶坑石雕刻技艺重要的特征。除了注重皮层的颜色表现外,茶坑石雕刻技艺还注重石材的天然颜色和纹理的色彩。材体有红、紫、黄、绿、蓝等,七彩俱全,既有纯粹一种颜色的,也有数色相叠相交的,而每种颜色又有不同的层次、由深至浅或由浅至深,由元色渐变成其它颜色,丰富多彩。纹理则以黄、绿、紫、红为主。材体颜色和纹理颜色各有特点,相映成趣,是天然的工艺品材料。利用皮层、材体和纹理形成的三重颜色,结合浮雕、浅雕、高深雕等技法,能充分显现作品的层次感、立体感和华丽感 。

四、重要价值

一、历史价值

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见证。文房四宝文化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在历史长河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茶坑石雕刻技艺属于四宝中的砚文化,它的起源和发展见证了砚文化的发展历程。

是地方文明的重要内容。茶坑石雕刻技艺对于传承岭南文明,表达人文思想,呈现社会生活历史场景,都具有重要的历史作用,因此,它是地方文明得以延续和传承的重要载体,是地方文明得以丰富多彩的重要内容。

二、文化价值

许多传统文化项目在历经历史风雨后,归于沉寂,而茶坑石雕刻技艺则通过创新、融汇、吸纳不断适应现代的需求,闯出了一片天地,拥有一定的市场和文化地位,这对于如何通过传统文化树立文化品牌、发展文化产业有较大的示范意义和作用。

三、科学价值

茶坑石雕刻技艺一直以来都重视对资源的保护,通过检测、鉴定其品质,坚持科学开发,与相关职能部门签订保护性协议,履行保护职责,使资源得到保护和合理性开发利用,这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具有较大的科学借鉴意义。

四、审美和收藏价值

茶坑石工艺品既传承传统石砚文化又具有自成一家的工艺风格,并通过工艺的不断创新,满足现代的审美需求,加上石品独特而优异,颇具收藏价值。